当前位置:首页>> 周易数理研究>>风水典籍
《水龙经》纲要
来源:王力伟易经预测网 作者:王力伟整理    时间:2016-8-29   浏览次数:1443

《水龙经》

[] 蒋大鸿

该书不仅为无价之宝,实为风水爱好者所必修之珍本。

该书专论水龙各种形态以及吉凶取舍,详细论述了阴阳二宅认水立局的各种方法,是研究水龙风水的必读之本。

 

介:

本书为《故宫珍本丛刊》术数类相宅相墓属中之一种,原书藏故宫,系清康熙年精抄本,书品颇佳,版本价值很高。

作者简介:

蒋平阶,字大鸿,明末清初著名风水学家,他前承杨公风水之学,后启玄空一派,被人称为"地仙"。蒋氏在天文、地理、阴阳、历法等领域都有建树,对堪舆一学尤为精通。归于蒋氏名下的著作有《水龙经》、地理辨正》等。

 

内容简介

古人说"风水之法,得水为上",看一个地方的风水好不好,""的优劣是其中最重要的因素。然而,中国的地理堪舆著作多不胜数,对于""的论述却不多。因此,明末清初著名堪舆大师蒋大鸿所著的《水龙经》,系统而详尽地总结了水龙相法,专论平洋水法之妙,在诸多风水著作中,堪称一绝。

 

《水龙经》总论:

         此卷专明水龙支干之理。盖以通行大水为行龙,而谓之干;以沟渠小水为割界,而谓之支;穴法取支不取干,犹之高山起伏、重岩叠嶂之中,反无真结,而老龙发出嫩枝,始有结构也。

    篇中主意,尝以干龙绕抱,取气形局形;以支龙正合交会,取内气孕育;其于水龙之理论之,特为美备。盖大江大河虽有弯抱,其气旷渺;与墓宅不亲,断难下手。须于其旁另有支水作元辰,绕抱成胎,则七气内生,并大水之气脉,皆收揽而无余,斯为大地。予观旧家名冢;支川小于,首尾通流,其形曲折干转,但得龙腹穴全,虽无内堂界水,亦得大发。其小支尽处,或一水单缠,或双流界抱,深藏婉丽,统秀钟灵。世家大族,所在都有,不必尽论外局,其福力已不可限量。故此书不可尽拘。然小干无支,其局虽大,必须久而后应,终难骤发。支龙无干,其效虽捷,而气尽易衰,不能绵远。究不若支干相扶之地,可希旦夕之功,而亦可期代兴之泽也。

     然则,此书之义,其可废而不察钦?至所重在特朝之水,迎秀立穴。此虽正论,然必欲其迎秀入朝,犹是一偏之论。盖水龙妙用,只在流神曲秀生动,化机自呈。前后左右,无往不宜,顺逆去来,随方协应。以予所见,凡以坐向首尾,为驾驶有权,或左或右,皆未免偏于公位耳。若湖荡龙法,则此书皆取众水环聚,盖即仿山龙因式眠倒星辰之说也。果如此图局法,固妙,但予遍观吴楚之地三江五湖巨浸多矣,求合此等因式;百无一遇;亦在通其说以会其意尔。必按图索骤,毋乃太愚乎?

      要之;湖荡之派,亦当深明支干。盖大荡即名大干,必须于旁又求支水立穴,然后发福可期。若只取大荡,阳宅尚有归收,阴墓必难乘按。其借外砂包护,亦即支干之法而变用之者也。至于水龙作用,全在八卦三元,江河湖荡,其归一也;不精此义,纵得合格大地,未免求福,而反受其祸,此又乾坤之秘要,圣哲之心传,而非作书者所能知也一。

《水龙经》 详细书目

  序

  水龙经第一卷

  总论

  气机妙运论

  自然水法形歌

  分论(原书无此总标题)

  干水城垣格

  干水散气格·枝水效界格四种

  典水朝堂格六种

  黄水单缠格五种

  两水夹缠格

  水缠玄武格四种

  顺水界抱格二种

  顺水曲钩格

  曲水倒勾格·斩气迎朝格二种

  水龙经第二卷

  分论(原书无此总标题)

  远朝幸秀格二种

  典水科斜飞格

  湖荡聚砂格十一种

  湖荡聚砂格二种双盘龙势

  界水外抱塔·界水前抱格·一水横栏格三种

  流神聚水格五种

  界水无情三种

  来水撞城二种

  水城反跳二种

  曲水斜飞

  水龙经第三卷

  总论

  分论(原书无此标题)

  杂论

  论枝干·论五星

  论四兽

  论形局

  论绕

  论兜抱

  论反

  论异形

  水龙经第四卷

  总论

  口诀

  分论(原书无此总标题)

  论抄估

  ……

  水龙经第五卷

  续水龙经第一卷

  续水龙经第二卷

  续水龙经第三卷

  续水龙经第四卷

  水龙经阴阳宅上卷

  水龙经阴阳宅下卷

《水龙经》

[] 蒋大鸿

 

《水龙经》序(一)

大鸿氏所传地理之书,惟《归厚录》最着,世多有之。此《水龙经》五卷,绝无见者。不知向时入玉峰席氏质库,其人得重价以去,遂置不取。逮质库易主,杂乱字纸中,余发覆得之,识为秘本,常皮行笈卜兆,相居颇得其用。念世止有此本,恐遂沦失,且原书多有颠倒错互,及脱句讹字,并妄添作书姓名杨筠松、刘伯温之类。因概加厘正,重录一过,而以原书仍归清河氏。尝出以示云间为水龙家言者,如张式之,王理光辈,咸诧叹为仅见,各钞录以去。亦可知其书之足贵重已矣。

余考山龙水龙,从古各判在《诗》。《公刘》之篇“涉则在{山献},乃陟南冈”,则视山龙之法也;“观其流泉,芮鞫之即”,则视水龙之法也。而定之方中,亦以升墟降观对举,则知混合为一者,乃后人浅说而非古法,安得以是为大鸿之创见也乎?独是古法既莫传,而历史艺文志咸以其术为形家者言何居,岂非度地之法,全在辨形。山之形,尚烦登涉眺望,复岭重冈,难于移远即近。若水之形,显呈地上,溯沿回游,百里一览,乃犹有以斜为正,以锐为围,误世戕人者不鲜。然则据书论境,要归无用,惟夙具神解,兼殚苦功,乃能升堂入奥。此大鸿于书中数以神而明之,知所变通为言欤?又书中极重三元九宫,而天元心法,余求之数十年,迄无善本,知大鸿之学,所不传者政多矣。

大鸿与云间陈、夏诸名士游最善,于书无所不窥,孤虚、遁甲、占阵、候气,下至翘关、击刺,皆精究之,又能隐形飞遁。故世言玉笥先生起绍兴时,必欲与共事,邀致之,固密室。一夕失所在,健骑四出迹之,无有也。意其为知几审微、远举绝尘之士。而余见玉峰卧龙山人葛芝《送大鸿北游叙》有曰:“蒋子志士也。是役也,宁饥寒之是驱,不虞之是惧,盖将涉淮泅,历邹鲁,倘徉于渔阳上谷之间。”夫淮泗,韩侯之所游钓、文成所从受书地也;邹鲁之国,孔宫之钟鼓无恙、阙里之揪根犹存也;’渔阳上谷,耿宾、吴汉中兴勋业所由起也。蒋之驱车其间,慨然必有所得矣。葛君之言如是,则又似怀材欲试、有投石横草之思者。将其人固多奇,着书立言特其余事,而为形家之学,又其余之余乎?并志之以俟考云。

                                   丁亥鹤市迓亭程穆衡识

 

《水龙经》序(二)

自鸿蒙开辟以来,山水为乾坤二大神器,并雄于天地之间。一阴一阳,一刚一柔,一流一峙,如天覆地载,日旦月暮,各司一职。后世地理家罔识厥旨,第知山之为龙,而不知水之为龙。即有高谈水法者,亦唯以山为体,以水为用,至比之兵之听将,妇之顺夫。于是山之名独尊,而水之权少细,遂使平阳水地,皆弃置水龙之真机,而附会山龙之妄说,举世茫茫,有如聋馈,此非杨曾以来未晰此义也?古人不云乎,“行到平阳莫问龙,只看水绕是真龙”;又云“平阳大地无龙虎,漭漭归何处?东西只取水为龙,扦着出三公”,其言之晓畅条达,隐隐在人耳目问,人自不之察耳。至其裁制格法实鲜,专书发挥未备,卒使学者面墙,无径可入。是岂以山之结构有定,水之运动无穷,人苟知水龙作法,将大地山河随所指顾,不难握神机而参造化,故引而不发,为造物借此秘奥欤?夫高高在上,哀此下民,亦欲使千古不传之蕴,宣露一时。苟知而不以告人,为不仁;告而不以实,为不信,予不揣固陋,欲为后此通人彦士执留前驱,因无极之传,发抒要妙,尽泄杨公之诀,俾荡然大辟。以山龙属之高山,以水龙属之平壤,二法判然而不相合。不惮大声疾呼,以正告天下有识之士,间以信之,从来迷谬,于焉洞豁。予虽自喜其阐明之非偶,而且恐恐焉惧冒阴阳之愆,又何敢贪天之功以为己力也?

方予初传水龙之法,求之古今文献,茫无显据。乃得幕讲禅师《玉镜经》《千里眼》诸书,于入穴元机始有符契。未几,又得《水龙经》若干篇,乃叹平阳龙法未尝无书,但先贤珍重,不肯漫泄于世尔。因无刊本,间有字句之讹,用加校嫩这次,编成五卷。一卷明行龙结穴大体支干相乘之法,二卷述水龙上应天星诸格;三卷指水龙托物比类之象,四卷明五星正支穴体吉凶大要,五卷义同四卷而纵横言之。一、三、四卷得之吴天柱先生,二卷得之查浦故宦家,五卷觅之吾郡,最后待。作者姓名,或有或无。其言各擅精义,互见得失。合而观之,水龙轨度无逾此矣。学者以此为体,而更以三元九宫易卦乘气为用。譬之大匠,水龙者{木便}楠杞梓,而三元九宫则方圆绳墨也:譬之丹家;水龙者鼎器药物,而三元九宫则精莹火候也。名材不搜,公输无所施其巧;铅汞不备,伯阳无以运其神。故天元心法,诚为到矣,而是书又曷可少乎?经之为名,不可漫加,兹故因而不革,实可藏之匮石室,与青囊狐首并垂不朽、,后之学者,苟非有过火之福,天牖其衷;示获见此书也。希世之宝,唯有德者当之。尚其知敬也欤?尚其知惧也欤?

          杜陵蒋平阶大鸿氏题于丹阳之水精庵

 

《水龙经》总论

      此卷专明水龙支干之理。盖以通行大水为行龙,而谓之干;以沟渠小水为割界,而谓之支;穴法取支不取干,犹之高山起伏、重岩叠嶂之中,反无真结,而老龙发出嫩枝,始有结构也。

       篇中主意,尝以干龙绕抱,取气形局形;以支龙正合交会,取内气孕育;其于水龙之理论之,特为美备。盖大江大河虽有弯抱,其气旷渺;与墓宅不亲,断难下手。须于其旁另有支水作元辰,绕抱成胎,则七气内生,并大水之气脉,皆收揽而无余,斯为大地。予观旧家名冢;支川小于,首尾通流,其形曲折干转,但得龙腹穴全,虽无内堂界水,亦得大发。其小支尽处,或一水单缠,或双流界抱,深藏婉丽,统秀钟灵。世家大族,所在都有,不必尽论外局,其福力已不可限量。故此书不可尽拘。然小干无支,其局虽大,必须久而后应,终难骤发。支龙无干,其效虽捷,而气尽易衰,不能绵远。究不若支干相扶之地,可希旦夕之功,而亦可期代兴之泽也。 然则,此书之义,其可废而不察钦?至所重在特朝之水,迎秀立穴。此虽正论,然必欲其迎秀入朝,犹是一偏之论。盖水龙妙用,只在流神曲秀生动,化机自呈。前后左右,无往不宜,顺逆去来,随方协应。以予所见,凡以坐向首尾,为驾驶有权,或左或右,皆未免偏于公位耳。若湖荡龙法,则此书皆取众水环聚,盖即仿山龙因式眠倒星辰之说也。果如此图局法,固妙,但予遍观吴楚之地三江五湖巨浸多矣,求合此等因式;百无一遇;亦在通其说以会其意尔。必按图索骤,毋乃太愚乎?

       要之;湖荡之派,亦当深明支干。盖大荡即名大干,必须于旁又求支水立穴,然后发福可期。若只取大荡,阳宅尚有归收,阴墓必难乘按。其借外砂包护,亦即支干之法而变用之者也。至于水龙作用,全在八卦三元,江河湖荡,其归一也;不精此义,纵得合格大地,未免求福,而反受其祸,此又乾坤之秘要,圣哲之心传,而非作书者所能知也一。

此书作者;不著姓名,大约近代人手笔。其每篇立论,未免尚存流俗之见;予以文干定说,为水龙第一义,故节取其图,列之首卷。若一一泥乎其说,则于真实际分;反致河汉。是贵学者之善绎此书耳。大鸿氏笔记。

 

气机妙运论

   太始惟一气耳。究其所先,莫先于水。水中滓浊,积而成土。水土震荡,水落土出,山川以成。是以山有耸翠之观,而水遂有波浪之势。《经》云:“气;者,水之母;水者,气之子,气行则水随,水止则气畜。子母同情,水气相逐,犹影之随形也。”夫气一也,溢于地外而有迹者为水,行于地中而无形者为气。水其表也。气其里也,内外同流,表里同运,此造化自然之妙用。故欲知地气之趋东趋西,即水之或来或去,可以得其概矣。 故观气机之运者,必观诸水。川上之叹;宣圣所以见道于逝者乎?然行龙必有水辅,止龙必有水界,行龙气者唯在于水,故察其水之自来,即以知龙气发源之始。止龙气者亦在乎水,故察其水所交会,即以知龙气融结之处。《经》云:“界水则止。”又曰:“外气横行,内气止生。”旨哉斯言欤!

夫天地之气,阴与阳而已。《易》曰:“一阴一阳之谓道。”又曰“阴阳互藏其宅,动静互为其根;阴阳相擅,万物化醇。”郭子有云:“独阳不生,独阴不成。”阴阳合德,而生成之功备。故山脉之峙,水脉之流,各有阴阳。水者阳也,山者阴也,二者交互,不可须臾离也。地脉之行,藉水以导之;地脉之止,藉水以凝之。既能导其行,又有凝其止者,何也?盖外气既与内气复合,二气相荡而成物,犹夫妇交媾而有生育之功也。阳为雄,阴为雌,阳以畜阴,阴以含阳,即雌雄相会,牝牡相媾之情也;故曰:阴阳相见,福禄永贞;冲阳和阴,万物化生。此天地自然之化机也。合而言之,混沌之体,即万物统体一太极之妙用;分而言之,随物之物,又万物各具一太极之元奥也。知太极之理,则可以悟化机之妙;知化机之妙,则可以语形象之学矣。

 

自然水法歌

水法最多难尽述,略举大纲释迷惑。

世传封例千数家,彼吉此凶行不得。

自然水法君须记,无非屈曲有情意。

来不欲冲去不直,横不欲反斜不急。

横须绕抱及弯环,来则之元去屈曲。

澄清(氵亭)畜甚为佳,倾泻急流何有益?

八字分开男女淫,川流三派业将倾。

急泻急流财不聚,直来直去损人丁。

左射长男必遭殃,右射幼子受灾伤。

若还水从中心射,中房之子命难长。

扫却罗城子息少,冲心射胁孤兼寡。

反跳人离及退财,卷帘填房与人赘。

澄清出人多俊秀,污浊生子多愚钝。

大江汪洋万顷田,暗扶爵禄食五鼎。

池湖凝聚卿相职,汪洋水朝贵无敌。

飘飘斜出是桃花,男女荒淫总破家。

生人出入好游荡,终朝吹唱逞奢华。

屈曲流来秀水朝,定然金榜有名标。

水如流去无妨碍,财丰亦主官高达。

水法不拘去与来,总须屈曲去仍回。

三回五转来顾穴,悠悠眷恋不忍别。

何用九星并八卦,生旺死绝皆虚说。

述此一篇真口诀,读者胸中须透彻。

莫惑时人封例言,祸福有无当自别。

---------------------------------------------------

http://wlwyj.com/王力伟易经预测网 重新整理首发(供研究)

中华易传统文化网|王力伟易经预测网http://wlwyj.com/版权所有

微信公众服务号:周易经商学平台  
公司地址: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里水镇五一村大道尚品公馆  电话:13424149868
工业和信息化部网站备案许可证编号: ICP15062543